企业招聘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企业招聘 >

APUS李涛:为什么说中国互联网出海战略机会巨大

来源:http://www.bjfasheng.com 编辑:ag88.com 时间:2018/08/18

  近日,在第三期红点汇活动上,红点中国主管合伙人袁文达、合伙人吴峰、张涵邀请APUS创始人兼 CEO李涛和英伟达初创加速计划中国区总经理娄明分别分享了关于中国互联网出海的战略机会与当下AI技术的发展趋势的观点与看法。同时参与此次红点汇的嘉宾IT GET合伙人张正泉、前中华英才网CEO Claire、高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真、指数资本合伙人陈熙等也就人才招聘、法律、融资、市场等话题与创业者进行了实战交流。

  吴峰表示,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正处在一个半封闭半垄断的时代,因此对于创业者而言,要么走出去(出海),要么到三四线城市去,将会发现巨大的战略机会。而这一观点,从红点中国近年来所投资的APUS、糖豆广场舞等项目上也得到了相同的印证。

  我在中国互联网做了将近20年,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全球各个国家的互联网产品,都可以分成三层结构:

  第一层,即流量入口类企业,譬如早期的谷歌、百度、奇虎360,还有腾讯,无论你是用搜索引擎还是安全工具,聊天软件还是别的软件,从本质上来说,你控制了用户的上网入口。当你能够控制用户上网入口,其实你就可以为用户提供基础的广告服务,我们称之为三大商业模型中第一个最基本模型。

  这种模型在传统商业社会里特别容易理解。在传统的商业社会里,这个模型是政府的工作,先搞好基础建设,然后招商引资,别人到你这里做生意,就必然要把钱分给你,这是流量入口模型最基础的模型。

  这个模型在房地产行业里最典型的例子是王健林的万达城,从商业到住宅,从教育到医院,所有的事情都在万达城里解决,这实际上就是流量入口。你会发现,所有能够成就互联网帝国的商业模式,一定是控制了流量入口,不论是在哪个国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百度依旧是中国市值最高前三大公司之一,因为它到目前为止还是牢牢控制了基础的网络入口。腾讯之所以有今天,实际上也是因为它早期用QQ,后期用微信牢牢控制了流量入口,当它可以控制流量入口时,他就可以在上面做广告、做游戏、做金融,做任何能够想象得到的商业模型。

  所以,流量入口模型会成就一个互联网帝国,当你到一个新兴互联网市场里,这是必然要做的一件事情。

  第二个商业模式,是在流量入口之上构建的运营或者内容服务。这种服务其实最早像新浪、搜狐、网易这些门户网站,以及后来的今日头条,还有国外的优酷、土豆、Youtube,其实本质都是在做内容运营,包括有一部分的游戏,其实也都是在做内容运营。简单来说,它的商业模型是两部分:一部分是我给用户提供内容,用户直接付费给我;另外一部分,它的属性跟流量入口很像,即我用内容吸引用户,用户要么付费给我,要么在上面看广告,这样构建出一个完整的商业模型。

  但是,传统互联网如果仅有这两部分是不足以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闭环的,在2013年、2014年之前,我们的互联网最主要就是这两类模式,是最主要的胜利模型,这两类模式带来的坏处是市场容量有限。最大的特点是因为它自己没有造血能力,它所有的血都是VC给他的钱,或者是传统企业付的广告费,这是它最主要的商业模型。那么,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大概2013年-2014年是最大的一次变化,就是电商用户成为整个互联网最主流的用户。也就是说,我们称之为商业经营,商业经营的范畴非常广,包括电商、O2O、互联网金融。当互联网真正完成了商业经营这个金字塔塔尖部分时,整个互联网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态闭环,互联网本身开始有了自己的造血能力。

  到商业经营这里,互联网就从它原来的媒体属性发生了彻头彻尾的改变,它变成了一种全新的生产力,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它无异于第三次工业革命。我们知道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蒸汽机的发明,它系统性地推动生产资料、生活资料的生产改进。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电力的发明,又再一次提高我们所有的生活效率。第三次即互联网,互联网系统地渗透到我们的生产、生活各个领域,从商业服务到生活服务到金融服务,甚至到内容娱乐消费都进行了一次系统性、颠覆性的改造,这是互联网能够带来的最大变化。

  这就是我想说的生态模型,当你控制了所有的用户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能够为所有用户开始提供所有的内容服务,从音乐到图片,从阅读到视频,当你能够满足用户在精神生活的需求之后,你开始对他的生活服务、生产内容都进行了系统性改造,从电子商务到游戏到O2O到金融服务等等。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中国创业做投资,你可能必须要考虑BAT战略,以前投资人会问你“如果腾讯做了怎么办?”,现在大家更关心的是“以后腾讯会不会投资你?”为什么?因为BAT不仅控制了资金,它也控制了你所有的流量。中国的创业公司基本上要么抱BAT大腿,要么就会被BAT击垮。

  但是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不是的,肯定还有第二条路。所以,APUS选择了第二条路我们要到海外去。特别简单的一个原因是全球大概70亿人口,我们预计全球大概60亿人口会通过各种终端上网,2014年实际上有多少人上网?大概25亿。还有35亿左右的人在2014年没有上网。到今天为止还有30亿的人口还没有上网,我们认为可以上网但是还没有上网的,这些人分布在什么地方?分布在新兴国家的位置。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所以大家要理解APUS为什么要做一个互联网的接入系统,因为这些国家的人都还没有上网,APUS希望用我们的系统能够帮助这些人上网,当他们能上网之后,我们也就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好地互联网接入服务,其次我们构建了我们基础的商业模型,而且在这个商业模型之上,我们可以不断地向下延伸,可以伸展出整个APUS的生态系统。这是APUS的基本战略。

  当然在生态系统之外,APUS也在做APUS的大数据中心以及APUS云服务平台,这是整个APUS2018年的三个核心战略,即生态系统、大数据中心、云服务平台。大数据中心是指,我有10亿用户所有的信息,基于这些信息,我们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加精准的分析,从而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包括娱乐服务推荐更好的游戏、推荐更好的内容,包括金融的服务推荐更好的金融理财产品,从而满足他们的需要。

  除此之外,我们在海外还构建了庞大的APUS云,我们希望通过这个云能够帮助更多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因为在全球范围内,特别是在新兴市场国家的互联网生态构建中,仅靠APUS一家公司是远远不够的,它需要更多中国企业来帮助各个国家的互联网发展,带给他们技术、资金,还有各式各样的创意。而且,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有非常强大的本土化适应能力,我们能够为本土用户定制他们的产品和服务,这点是美国互联网企业所不能企及的,也无法跟我们竞争的。海外有30多亿的庞大用户市场,差不多是中国市场的4倍,我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能和APUS一起出海,只要我们愿意,这里面就有非常大的机会。

  大家对英伟达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这是一家做显卡的公司,怎么会跟AI扯上关系呢?我先简单介绍一下英伟达的发展历史。首先英伟达成立于1993年,一开始做的是给PC做图形加速。在那个年代,我们用的电脑还是486,视窗系统也刚刚开始普及,在那个时候想要拥有一个像现在这么生动的显示是基本不可能,所以就有了很强的市场需求,需要一个对图形加速的技术,所以英伟达就诞生了。

  到了1999年,英伟达发明了专门做图形加速的GPU处理器,在个人电脑的图形加速领域里基本上占据了90%的市场占有率。2000年,我们又进入了下一个领域即专业图形加速,主要是指我们在做很多工业方面的设计,比如汽车、医疗器械时,需要把三维外观图、电路板图画出来,这就是专业的图形加速。到现在,基本上90%以上的图形工作站用的都是英伟达 Quadro的专业显卡。

  在这之后,我们才开始进入并行运算、人工智能运算,也就是AI Computing领域。这里有一个小故事,2006年时,英伟达创始人Jen-Hsun Huang回台湾参加一个学生交流活动,中美贸易战开打!哪个行业最先受当时有一个学生说我用英伟达显卡的运算能力做并行运算,速度比CPU快了不知道多少倍。他听到这个消息后,觉得是个好点子,因为当时我们已经基本上把图形加速领域占领了,能否用显卡直接做通用运算呢。所以英伟达从2007年开始组建团队,做基于硬件之上的软件平台CUDA,即Computing Unified Device Architecture。CUDA的作用是可以直接调用装在这台电脑上或者这个服务器上的GPU的运算能力,让GPU不仅显示图像,同时还能做通用运算。这是为什么说到了今天做深入学习必须要用GPU的原因,因为只有GPU能满足深入学习那么强的计算需求。

  正是借助了CUDA的平台,我们开始陆续进入自动驾驶、医疗影像、机器人、无人机,乃至金融服务等各个领域,在提供GPU的基础上,同时开始生产一些深度学习的整机和嵌入式应用的产品。

  简单来说,深度学习从构架上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training即训练,用大量标注过的数据,通过神经元网络的模型训练出一个特殊模型来进行应用。第二部分是inference即推理,是应用你算出来的这个模型,再用实时数据得到你想要的结果。从计算量上来讲,训练占30%,推理占70%。因为我通过大量的数据运量得到一个模型,模型本身每半年或两个月更新一次,但大量的日常运用都是通过推理完成的。

  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身边每个人的家里都会有很多嵌入了深度学习芯片的设备,比如各式各样的机器人,它们必须通过一个训练出来的神经元网络或者数据算法,来对你的要求作出判断。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面向全球的英伟达初创加速计划。我们希望能在全球范围内为使用深度学习技术的创业公司提供加速服务。也就是说,创业者使用英伟达的GPU,英伟达还会提供关于深度学习、与GPU相关的技术支持,相关产品的采购价格优惠,多种形式的市场支持,比如GGC开发者大会,投资机构、孵化机构、云资源的对接,企业资源的对接以及国内教育科研机构的资源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