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2016全国新闻传播院校A刊论文排行榜

来源:http://www.bjfasheng.com 编辑:ag88.com 时间:2018/11/21

  本文数据来源主要为“CNKI中国引文数据库”,具体来说,选取2016年4种新闻传播学A类国内期刊作为数据来源,分别为《新闻与传播研究》、《国际新闻界》、《现代传播》和《新闻大学》。本文检索并统计了这4种期刊于2016年CNKI所刊载的论文(会议综述、访谈录、茶座、编译等除外)及引文数据,共获得796篇文献与792条引文数据。“CNKI中国引文数据库”中检索表达式为:被引文献来源=“2016-2016新闻传播学A类期刊”;引证文献来源=“2016-2017新闻传播学学来源期刊”;论文发表时间=“2016-2017”;论文被引年份=“2016-2017”。检索时间为2017年8月10日。图1反映了4本期刊2016年发文量占比情况,《现代传播》2016年发文量占全部发文总量的一半有余,而《新闻与传播研究》、《国际新闻界》和《新闻大学》这三种期刊2016年发文量相当,比例在发文总量的15%上下。

  一个学科的发展,离不开众多研究机构的努力与付出。经统计,在2016年,共有568家教学科研机构为新闻传播学研究的发展添砖加瓦,其中180家以论文第一作者所署机构出现。根据论文署名,对研究机构进行了归并,即不区分一级机构下设的不同二级机构。如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均作为统一的一个机构。本排行剔除了非新闻传播院校,结果如表1所示。

  通过表1可知,2016年我国新闻传播学主要研究机构有中国传媒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等。其中,中国传媒大学作为我国顶尖的新闻传播专门院校,共有4个二级机构发文数量在10篇及以上(新闻传播学部38篇、艺术学部27篇、经管学部12篇、文法学部12篇),全校合计发文总数为124篇;北京师范大学有2个二级学院,其中艺术与传媒学院发文10篇,全校合计发文20篇。通过发文作者数量可以看出,机构发文量与作者数量成正比关系,也就是说高水平研究学者的规模直接推动机构科研成果数量的提升。

  有学术影响力的作者群体的状况集中体现了学科科研实践的趋向,是某一学科领域科研活动的缩影之一,通过对作者群体进行研究,可以把握学科科研活动的深度和广度,对于科研活动的管理、组织、协调和引导都有积极的意义[2]。经过对所收集数据的统计,在2016年,共有1133位作者(其中 180家教学科研机构的691位作者作为第一作者发文)共同构成了新闻传播学学术共同体,共同推动了新闻传播学研究的深入与发展。

  一门学科的建设与发展离不开学科的领军人物。在学科的发展过程中,基于“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总会有一些研究人员通过自身努力,在科研成果、人才培养、团队建设和平台建设等方面脱颖而出,成长为本学科的“执牛耳者”,领导与引领本学科学术共同体的成熟与进步,凸显本学科“制高点”和“突破口”地位。学科领军人物有多个维度来评判,但研究成果数量与质量是一个核心指标,表征了学术共同体的公认程度。通过对研究论文的统计分析,基本上可以找出某一时期内某一学科的领军人物。高产作者,股价不跌反涨上市公司董事长辞职未必都是利空环亚,表明某一学者在某一时期内一直勤于思考、敏于学习、笔耕不缀,研究成果丰硕;高被引作者,表明某一学者在某一时期内的学术理论、学术观点、研究方法等得到学术同仁的肯定与借鉴,研究成果社会影响力大;学术团队的核心,表明某一学者在某一时期内注重学术团队的建设与交流,并在学术团队中成为中坚力量。如果一个作者既是高产作者,又是高被引作者,同时又是学术团队的核心,可以认为是新闻传播学研究队伍中的领军人物。

  高产作者可以直接以在2016年发表的论文数来衡量,论文总数排在前列的为高产作者。高被引作者,则以作者在2016年所发表的全部论文至2017年8月10日的总被引频次来衡量,排在前列的为高被引作者。学术团队的核心,以作者在合作网络与共被引网络中是否处于核心节点来衡量。根据所收集的数据,在2016年国内新闻传播学的高产作者如表2所示(以论文所署第一作者计算)。从表2可以看到,高产作者全部拥有高级职称(其中正高职称作者15位,副高级职称作者4位),在新闻传播学科领域发挥着高级学者中流砥柱的重要作用。

  表2 2016年新闻传播学研究高产作者(相同篇数者以作者姓名拼音顺序为序)

  被引用表达了施引作者对被引文献观点或成果的认可 。引文网络中,这些著作被引频次高的作者被认为其文章观点或数据为更多后来的研究做出了支撑,可视为对学科的发展做出了更大的贡献。表3为2016年新闻传播学研究论文总被引前20位作者名单。

  对表2、表3所列数据求交集,同时出现在两个名单中的“双高”(高产、高总被引)作者有4位:张志安、郑保卫、胡百精和刘涛。

  为了界定学术团队的核心,根据所收集的数据,利用CiteSpace III制作了作者及被引作者知识图谱,如图2所示。

  图2显示出几个比较大的作者聚类群,如形成了分别以喻国明、陈力丹、彭兰、潘忠党、张志安、李良荣、黄旦、胡智峰、周葆华、刘建明、胡翼青、刘海龙、陈阳、赵月枝、方汉奇、胡泳、胡正荣等为中心的作者群。这表明,这些作者论著较多或论著被引较高,对2016年我国新闻传播学研究起到了重要作用。

  一个学科学术共同体的发展与壮大,既离不开领军人物的引领作用,同样也是各研究层次学者共同努力的结果。

  对所收集到796篇文献的作者职称进行统计,其中高级职称(教授、研究员等)、副高级职称(副教授、副研究员等)、中级职称(讲师、助理教授、助理研究员等)以及博士生、硕士生作为第一作者的发文量情况如图3所示。

  从图3可以看出,301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拥有高级职称,占总数的1/3强,235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拥有副高级级职称,略低于总数的1/3。这表明在新闻传播学研究领域,副高级及以上水平的作者是领域研究的绝对主力。

  在2016年,全球在经济、科技、文化、教育等领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绩,新闻传播学作为一门与科技、文化、经济等紧密关联的学科,在研究上遵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研究内容呈现出社会化、技术化、人文化、交叉化、国际化的发展态势。虽然不同学者从不同角度在新闻传播学领域进行研究,并产生了众多的细分研究领域,但在研究方向上还是有一定的聚焦性,研究重点具有一致性;同时,基于对外部环境的即时反应,研究前沿具有时效性。

  关键词是作者对文章核心研究内容的精炼,学科领域里高频次出现的关键词和从数据样本中,对每一篇文献进行提取后分析出的名词短语可被视为该领域的研究热点[4]。高频关键词一定程度上反映学科研究重点,本文根据高频关键词来确定2016年新闻传播学的研究重点。对CNKI期刊论文关键词进行整理排序,将专指性不强的“传播”、“传播学”排除后,列出排在前25位的高频关键词如图4所示。

  为更直观地展示高频词,探测学科领域研究重点,在CiteSpace III导入数据,其他设置参数不变,节点类型选为关键词(Keyword),运行程序,生成图4所示的关键词共现知识图谱。

  从图4和图5可以看出,国内众多新闻传播学研究人员将研究重心扩展到新媒体、媒介融合、移动互联网、跨文化传播及数据新闻生产等研究领域。这表明2016年我国新闻传播学学科与时俱进、立足实践,形成了瞄准前沿、学以致用的研究特色。

  回首2016年,我国新闻传播学各研究机构、学术同仁群策群力,在党和国家相关方针政策引导下,紧扣时代脉搏,勇攀学术高峰,取得了突出的成就,研究机构核心化、领军人物挑大梁、青年才俊露头角、研究重点聚焦化、研究前沿时代化、顶尖论文受追捧、热点论文引潮流,为新闻传播学学科建设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展望学科发展与建设,我们有理由相信,新闻传播学研究又将登上一个新的层级。

  [2]邱均平,马瑞敏.基于CSSCI的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一级学科文献计量评价研究[J].中国新闻传播学报,2006(1):24-29.

  [4]赵蓉英,许丽敏.文献计量学发展演进与研究前沿的知识图谱探析[J].中国新闻传播学报,2010,36,(5):60-68.

  本文的原标题为《基于4份A类期刊的2016年我国新闻传播学研究态势分析》。